演员章宇:“我在经历秋天,时刻做好要黄的准备”

“让人铭记的都是那些难堪的、痛苦的、破绽百出的经历,这些东西构成了一个人之所以是那个人的底色,而绝不是他的快乐。快乐都是容易被忽略的,我们自己都会忘记快乐,为什么叫快乐?它太快了,一闪而过。”

(本文首发于2022年1月13日《南方周末》)

《我不是药神》中,章宇饰演的杀马特“黄毛”,也是一位急需药救自己命的病人。 (资料图/图)

章宇上一次在公众前露面,还是2021年6月上海国际电影节,他主演的电影《东北虎》获得了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爵奖。

媒体采访邀约如潮涌来,大家都知道,离开这样的场合,章宇是极难约的。你在热门综艺里看不到他,在明星直播、卖货和广告的队伍里也看不到他,他更愿意待在电影里,钻进角色里,或者是融入电影节的看片队伍里,或者什么也不干,三五好友一起喝个酒,天南地北聊天,直到喝大了。

2021年6月18日,南方周末记者专访章宇这天,他一夜没睡,凌晨三点被电影圈的朋友拉去看片,一直看到早晨7点。下午见到他,说起电影里某个好情节、说起三年前演的电影《东北虎》终于要上映,是骡子是马遛出了第一步,他毫无倦意,显得很兴奋。他戴顶鸭舌帽,穿件宽松白T恤,趿着一双黑拖鞋,乍看上去很随性,仔细打量,他还特意穿了一双明黄色的中筒袜。这个形象与《我不是药神》中让他一夜成名的“黄毛”相去甚远。

“章宇是能见度极低的演员,演的也是一些能见度极低的电影,但这种能见度恰是人世间特别可靠且值得期待的一种光源。”编剧史航这样评价他。

“他对世界的认知,甚至执念让人觉得很性感”

“性感”,是一段时间里观众评价章宇时出现频率最高的词。

章宇听过这样的评价,有身边朋友代为传递给他的,也有粉丝直接告诉他的。章宇有些难为情,“它是很好的词,有时候用在我身上有点浪费。”他笑着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我只知道自己有时候挺带劲的。”

他分析观众的审美取向,“我感觉大家对传统的审美有点疲劳,当审美疲劳的时候就开始审丑,或者说审怪,要怪的,不是那么美的,这才会觉得新鲜。”

后来章宇在导演田壮壮的新片《鸟鸣嘤嘤》中演一个农民“肖疙瘩”,一个懂山、懂森林的伙夫,拍摄时章宇向田壮壮讨教,肖疙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田壮壮的回复是:性感。一个粗糙的老爷们儿,怎么会性感呢?章宇琢磨了一番,悟出了门道,“我想就是那个角色的某种人格,他对世界的认知,甚至是那个人物的执念让人觉得很性感。”

导演李霄峰第一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

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